• 乐视网未来的出路究竟在哪里?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4-02 13:41 | 来源:hg0088 | 浏览:
  •   经过这两次投资,融创共向乐视投入167.9亿,担保30亿。经过计提损失后,所剩无几。他依然未能力挽乐视于狂澜,因为它已千疮百孔。除去对关联方应收账款、部分长期资产计提的减值准备,乐视去年的经营性亏损仍高达37亿元,而2018年有56.19亿债务到期;同时,信用的彻底破产也让它步履维艰。对于乐视系资产的处理,融创提出了相当务实的态度--圈走两块优质资产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,不再增资“烫手山芋”乐视网。
     
      乐视网未来的出路究竟在哪里?各方在考虑自己利益的同时,也应该考虑30余万乐视网股东的利益;而中小投资者在买入乐视网之前,应充分地考虑到其未来存在的风险。这是孙宏斌在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的15天里,第二次公开谈论乐视。当日发布的年报显示,由于乐视在经营和债务方面的诸多问题,融创计提乐视系投资损失165.5亿元。这几乎等同于融创对乐视的总投资额度。
     
      融创曾以“白衣骑士”的身份介入乐视,如今仍然是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、乐创文娱的第一大股东、新乐视智家的第二大股东。因此,融创对乐视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。而作为融创实际控制人的孙宏斌,其态度更是不容忽视。
     
      孙宏斌兴之所至,“金句”不断,但在行动上,他是一个极其理性的人。若结合年报的数据和此前的表态来看,融创对乐视的真正意图其实隐藏在“段子”之后,有时甚至与他的表态背道而驰。在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的15天后,孙宏斌再度谈起乐视,这个让他承担165亿亏损的投资被他视为“转型的代价”——融创公开表示看好大屏运营和内容领域的发展前景,这使得孙宏斌不满足于以财务投资的形式参与乐视,而是迫不及待走到台前主导,这在房地产企业中属于异类。
     
      房地产企业在跨度较大的转型中,大多以财务投资的形式参与,像融创这样站到台前主导调整的案例很少。因此,在新领域中引入更有经验的合作者,被看作乐视困局的可行解决方式。
     
      “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,165亿都亏损了。但投资乐视的逻辑是对的,是投资消费升级板块。”“3月29日,融创中国在香港召开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,董事长孙宏斌用8分钟对投资乐视的得与失进行解读。无论在外界,还是公司内部看来,入股乐视,是融创在2017年最重要、也最具争议性的一笔投资。
     
      孙宏斌的“辩证法”
     
      2017年1月,融创宣布向乐视网、乐视致新(现改名“新乐视智家”)、乐视影业(现改名“乐创文娱”)投资150亿,正式介入乐视危机。这笔投资具体分三个部分:贾跃亭转让乐视网股份(涉及金额60.41亿元);乐视致新引入战略投资者(通过老股转让和增资扩股方式,涉及金额79.5亿元);乐视控股转让乐视影业股权(涉及金额10.5亿元)。同年11月,融创再向乐视网、乐视致新借款17.9亿,担保30亿。
     
      不仅如此,过去一年来,乐视网的股票换手率惊人,机构投资者纷纷抛盘,很多散户将责任归到融创和孙宏斌身上。
     
      在财务和口碑的双重压力下,孙宏斌于3月14日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——他只在这个岗位上呆了8个月。
     
      这为孙宏斌谈论乐视提供了便利,也让外界得以一窥融创对乐视的真实态度。在3月29日的业绩发布会上,孙宏斌直言,乐视是一笔失败的投资。面对媒体关于“是否会卖掉乐视”的提问,孙宏斌甚至表示,愿以九折出售,“真有意的话,价格还可以再商量”。
     
      3月25日,孙宏斌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少数几家媒体的专访,并详细解释了此次投资的“失败”之处:第一,财务算账问题。乐视控股及其关联公司对乐视网负债75亿,对乐视影业负债17亿。当时融创认为能够收回这笔款项,但至今一笔也没能收回。第二,乐视团队。“老贾圈了一批很牛的人,但没有形成合力,没有形成战斗力”。第三,对贾跃亭的判断。
     
      但孙宏斌仍然认为,投资乐视的逻辑是对的,因为这是“投资消费升级板块”。在融创投资的三个部分中,新乐视智家是智能电视的制造商;乐创文娱则专注文娱产业,致力于打造IP垂直生态。都符合融创的投资方向。
     
      孙宏斌曾在2014年声称融创“不搞多元化”,只专注于住宅的开发,但近几年来,态度已明显转变。2017年年报就表示,融创将努力成为“提供居住、家庭娱乐、文化旅游方面的标杆企业,成为中国家庭美好生活的优质运营商和服务商。”
     
      按照孙的说法,投资乐视属于“转型的代价”,并不影响对大消费板块的继续看好。
     
      对乐视资产有取舍
     
      但投资乐视与此前的“生意”并不一样,融创曾在投资绿城和佳兆业时受阻,并最终全身而退。投资乐视则被认为是真正的身陷泥潭。“别说九折,六折也很难有人接手。”3月29日业绩会现场,一位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。
     
      对于乐视系资产的处理,融创提出了相当务实的态度。融创中国执行总裁兼执行董事汪孟德在业绩会上表示,融创将继续支持乐视管理层,维护股东利益,并支持追回相关的欠款。汪孟德还说,“以后大家可以把乐视这事给忘了”,暗示应忘掉乐视的过去,转而向前看。
     
      截至今年1月,贾跃亭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,持股25.67%,融创持股8.56%,为第二大股东。但由于贾跃亭的部分股份被冻结且身在国外,融创是乐视网的实际控制方。乐创文娱股权结构中,融创占比40.75%,为第一大股东。融创还持有新乐视智家28.80%的股份,仅次于乐视网为第二大股东。
     
      对这三家公司,融创的处理方式并不一致。
     
      乐创文娱是融创最看好的部分,孙宏斌认为,乐创文娱是独立于上市公司(乐视网)之外的一部分资产,背景相对清白,且符合融创的投资方向。对于这部分资产,感兴趣的资金很多,融创也不排除会在今年五六月份进一步增资,使这家公司正常运作起来。乐创文娱董事长兼CEO张昭透露,目前正在与融创探讨未来的合作方向。
     
      新乐视智家的情况也并不复杂,孙宏斌表示,融创可以增资,也可以引入新的投资者,“这个公司还有解”。
     
      乐视网则成为“烫手的山芋”。年报显示,2017年乐视网亏损157.6亿,亏损额比2016年扩大45倍。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总监严跃进认为,从目前的情况看,今年很可能继续亏损,明年也看不到好转的可能。
     
      在业绩会上,孙宏斌断然否定了增资乐视网的可能,也未提出解决方案。但按照他此前接受采访时的说法,破产重整是一个可能的选项。
     
      当被问及是否关注贾跃亭在海外的新能源汽车业务,孙宏斌同样断然否定。
     
      多数分析人士认同投资乐视是“转型的代价”的说法。房地产企业在跨度较大的转型中,大多以财务投资的形式参与,像融创这样站到台前主导调整的案例很少。因此,在新领域中引入更有经验的合作者,被看作乐视事件的可行解决方式。
     
      好在融创的资金链颇为稳健,短期内还不至于难以支撑。截至2017年12月31日,融创拥有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967.2亿,同比增长38.5%。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Copyright 2015-2016 河北法律告示网 版权所有
  • 网站地图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