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国在基础科学投入可观,赶超只是时间问题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3-06 11:13 | 来源:hg0088 | 浏览:
  •     2011年,米尔纳通过他的投资公司DST向京东总共投资了7.5亿以上美元,使其持股比例达到8.9%,后有部分股票套现。同一年,DST还向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注资约5亿美元。此外,米尔纳还向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小米科技投资了数额差不多的资金,换来小米7%的股份。
     
        除了这些如今早已成为中国科技公司中的“明星”公司外,尤里近期还投资了滴滴出行、ofo等后起的互联网公司。1961年11月11日,尤里·米尔纳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他的父亲是一名专门研究美国企业管理的教授,母亲则是一名医生。尤里·米尔纳小时候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。高中毕业后,尤里进入俄罗斯国立大学,攻读理论物理。大学毕业后,他在苏联国家科学院继续研究生学习过一段时间。但并没有坚持到最后。
     
        在硅谷,除了米尔纳外,还有两位富翁对探索外太空十分感兴趣。一位是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,他创办的蓝色起源公司,旨在提供短期太空旅行,让普通人在亚轨道空间体验一把失重的感觉还能欣赏地球美景。另一位是SpaceX的创始人马斯克,他本人一直是火星移民的坚定支持者。
     
        米尔纳认为,他们三个人正好是探索外太空的不同阶段。贝佐斯着眼于近期的,马斯克更进一步,而米尔纳则看重更长远的未来。
     
        “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做这样的事。地球有很多需要迫切待解决的问题,我们的世界还不完美。要是地球上事事如意的话,可能每个人都想着去探索宇宙了。”米尔纳这样解释为什么自己会选择向外太空探索。
     
        另一方面,米尔纳认为这也是人类一代代薪火相传的本质。例如,几百年前,地球也是麻烦不断,婴儿死亡率过半。但就是有些人,看得更远,他们没有局限在现实的问题,而是关注更抽象、更超前的问题,才让世界有了进步。
     
        “我知道在中国古代,有这样的水手,名叫郑和,他多次向未知探索,航行了非常远的距离。有时候,他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商业,但有时候,我觉得他的动机可能是纯粹的好奇。所以,你看我做的其实只是跟随中国水手的步伐。”米尔纳说。
     
        中国在基础科学投入可观,赶超只是时间问题在专访中,米尔纳提到,他的名字取自苏联宇航员尤里·加加林,1961年,加加林成功环绕地球飞行一周,成为太空旅行第一人。正因为这,他觉得自己的名字就承载了历史使命:超越地球,望向宇宙。
     
        或许是因为从小对科学的热爱,也有可能是名字带给他的使命,米尔纳一直保持着对太空和未知探索的兴趣。2012年,米尔纳集结了硅谷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起创办了一个媲美诺贝尔奖,但奖金却高达300万美金的“突破奖”。除了米尔纳和他夫人外,突破奖的创始捐赠人有:马化腾,谢尔盖·布林、马克·扎克伯格及夫人普莉希拉·陈和安妮·沃希斯基。
     
        不仅如此,2016年,米尔纳还和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·霍金一起推出了“突破摄星”项目。该项目计划将在一代人的时间内,研发出一台质量以克计算的自动化太空探测器--“纳米飞行器”,并将其发射到离太阳系最近的半人马座阿尔法星。天文学家们认为,一颗类似地球的行星可能存在于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的宜居带,这是最接近地球的星系,位于4.37光年之外。
     
        对中国探险家的了解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中国近几年在科学领域里的进步也引起了米尔纳的关注。
     
        “突破奖”至今已经举办过6届,在获奖者名单中,通常都能看到中国人或者华裔的身影。尤其是是2017年,中国两位年轻的数学家恽之玮和张伟获得了突破新视野奖,受到海内外的关注。
     
        “中国的科学家处在上升期,你们的科技也在提升。实际上,你们的科技公司已经是全球级别了。比如腾讯、阿里巴巴,他们与谷歌、Facebook相似。另外北京也正在发展成为下一个硅谷。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变革一开始是从产业开始的,然后传递到科技公司,最后到科学。”尤里说。
     
        在他看来,相比其他发达国家,中国投入到基础科学的资金是可观的,所以中国在这方面赶超只是时间问题。
     
        在采访中,米尔纳道出了自己为什么对中国如此感兴趣的原因。“中国是科技超级大国,为什么我这么说呢?因为,中国GDP占世界的15%,中国企业的科技价值却占到25%,这意味着中国对于世界来说,科技比其经济比重还要重要两倍。如果两者的比例大于1,就是科技超级大国了。美国的GDP比重为25%,科技价值占到65%。中美两国都处于领先地位。美国已经是超级大国了,中国也很有潜力成为超级大国。”尤里说。
     
        马云的退出和马化腾的加入
     
        米尔纳对中国的兴趣并不是一时兴起。他在中国的合作除了有“突破聆听”项目。他还实际参与了中国许多科技公司的投资。
     
        对于中国科学家在基础科学领域里的表现,米尔纳深有感触。他在2015年推出的“突破聆听”项目就与中国贵州FAST天文台建立了合作,共同寻找地外文明。2016年,世界最大单口径FAST射电望远镜建成使用。FAST更是被国外媒体称为改变中国科技创新的“天眼”。
     
        与海外投资风格相似,米尔纳也与这些中国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保持了紧密的联系。但细心的朋友可能发现了今年创始捐赠人的变动。直到2016年,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及其夫人一直是该奖项的创始捐赠人。但在2017年的名单中,马云的名字消失了,新加入了腾讯创始人马化腾。
     
        这样的变动引发了外界不少猜测。从公开的信息看,米尔纳的DST Global基金曾在2011年向阿里巴巴注资5亿美元。而在2010年,马化腾因欣赏米尔纳的投资风格,给米尔纳的DST( Digital Sky Technologies)投资3亿美元,随后米尔纳的DST更名为Mail.ru集团。
     
        针对这个问题,米尔纳向澎湃新闻解释道:“马云从一开始就是创始捐赠人,我们很感谢他。不过,在他向我描绘的科学计划中,他表示想专注于中国。我知道他赞助了许多中国国内的科学项目。我们也很感谢马化腾,我知道他个人也对科学很感兴趣。”
     
        在米尔纳看来,捐赠人的变动只是一个正常的换动,并不用做过多的解读。在他看来,不论怎样,科学是无国界的,科学的发展和进步必须要有思想和技术的交流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Copyright 2015-2016 河北法律告示网 版权所有
  • 网站地图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