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顺风车司机每日提供顺风车服务次数是否有提示?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5-14 09:23 | 来源:hg0088 | 浏览:
  •   正因为“没有出事”,所以我们更多看到了这些新产品与服务的便利一面,而忽视了它们可能存在的风险与隐患--它们可以通过两种手段来避免,一是严厉的法律规定与底线,二是公司制定严格的合约与规范。但后者天然违反用户便利性的前提,公司们永远更希望用户更简单地使用产品与服务,那么这个时候,只能依靠更强硬的手段:政府规定或者强硬的舆论,让公司出于维护声誉的需要,对产品与服务做出更加详细的自律、用户保护与赔偿规定。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推特表示:我正与习主席一起为中兴通讯提供一种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。中国已有太多的人因为中兴的事件而丢失工作,我已告知商务部要尽快完成这项工作。如此来看,中兴事件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,极有可能在近期得到解决。
     
      因违反美国政府的制裁禁令,美国商务部在4月宣布对中兴激活拒绝令,勒令美国企业在未来7年内不得向中兴通讯出售技术或通讯元件。由于在核心元件上依赖美国,相关的技术再无替代,这一纸禁令几乎将中兴推向绝路,已经年过七旬的创始人侯为贵甚至再度出山,亲自寻求解决办法。
     
      滴滴官微发博悬赏凶犯。滴滴官微发博悬赏凶犯。
     
      与此同时,我们也需要认识到,顺风车并不像网约车那样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约束。中国城市高速发展的现状,让交通出行成为各个城市的共通难题,在利弊权衡下,与公共交通建设相对成熟的城市相比,高速发展却又面临公共交通运力不足、城市基础建设不完善等问题的城市,会更愿意容忍新的产品与服务试错。
     
      我们应该熟悉这样的例子——共享单车解决了城市的最后一公里难题,却同时带来了市容管理问题。在问题爆发后才慢慢有城市治理规范出现。在商业上,各个城市都经历着公司们从争夺用户、扩张到并购、倒闭、垄断的轮回。打车软件也是一样,竞争甚至冲击到了原有的出租车运营服务市场。想想你身边的抱怨——为什么你会发现,原先很少拒载的出租车们也开始拒载了?
     
      第一个办法有过先例。在日本,如果没有国土交通大臣许可而私自运营出租车,责任人有可能被判处3年以下惩役,或支付最高300万日元(约合18万元人民币)的罚金,也有可能同时入刑并支付罚金。滴滴出行于2018年2月在日本与电信公司软银合资设立当地公司,目前正在“针对日本出租车市场与政府交通政策予以调查研究”。
     
      质疑公司的例子发生在2015年11月。一名叫Zak Stone的用户发布了《Living and Dying on Airbnb》的文章,Zak的父亲在租住通过Airbnb预订的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度假屋时,被租住的别墅院子里的秋千砸中头部身亡。Zak在文中表示,在一些耸人听闻的故事发生后,Airbnb的确增加了更多保护房东的规定,但对使用平台的租客们做得还不够。
     
      同样是共享经济,Airbnb也经历过类似的质疑。同样是共享经济,Airbnb也经历过类似的质疑。
     
      在2013年年底发生Airbnb住客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事件后(Zak称,Aribnb为此向受害者家属赔偿了200万美元,但Airbnb拒绝对此做出评价),2014年,Airbnb开始提供免费的一氧化碳探测器给房东。2015年1月开始,Airbnb通过设置100万美元的房东保障险,“为住宿期间在房源内或者Airbnb房产范围内发生的事故提供100万美元的赔偿”,这意味着被房屋保险公司拒绝赔偿的房屋损毁将有可能由Airbnb买单。
     
      Airbnb的新闻发言人在一封邮件中回答《赫芬顿邮报》对此事的质疑:他们对该事件感到“震惊与心碎”,对他们来说,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。他们还表示,Airbnb会遵循当地法律法规——包括任何适用的安全需求。他们已经要求房东们为房客提供安全证明,并且他们在为平台上的每个人提供有帮助的信息。
     
      但《赫芬顿邮报》评论说,这位发言人没有明确说清楚Airbnb平台是否要求房东们提供什么证明或者检验,或者说——房客们能够拥有的唯一保护,就是房东们自己报告的安全问题或预防措施。
     
      此事伴随着包括《纽约时报》在内的质疑曾一度发酵,但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无人追问。因为在当时的法律框架内,这件事也没有详细的判例或法规可以判断Airbnb是否该负责任。事件发生3天后,Zak Stone发布Twitter称,Airbnb已发布《社区合约》,承诺每年披露包括安全信息在内的房屋共享行为报告。他自己最终与房东的保险公司达成和解。
     
      你可以看到舆论即便来势汹汹,最终又可能变得有多无力。我们不知道在滴滴出行这轮舆论质疑热潮过后,人们仅仅发泄了对私有制公司或平日各类用车难题的愤怒,还是真正解决了顺风车安全与隐私上的大把漏洞。
     
      共享经济在各国都处于摸索阶段,法律的边界亟待判定,但不应该让人们等待太久。与此同时,在发生争议或安全事件、又没有足够大的力量约束公司时,舆论更多起到的是“如何妥善处理此事”,以及“如何确保这件事不再发生”的监督作用。我们不断会面临新的产品与服务,它们也将探索我们未曾接触过的各种新领域,我们享受便利,但也并不意味着,就需要以包容或同情的态度,让城市与社会为公司容错。在监督下,最有利的力量仍然是政策,既不让责任人逃脱主要责任,同时通过经济惩戒或法律保障的手段,让提供产品与服务的平台、公司,既有警示,也有动机,去严格履行各类资质审查、验证与公示义务。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Copyright 2015-2016 河北法律告示网 版权所有
  • 网站地图 |